• <dl id="evjv1"><ins id="evjv1"></ins></dl>

        1. <output id="evjv1"><ins id="evjv1"></ins></output>
          當前位置: 新聞動態 > 焦點評論 >

          誰在暴風雨中撐起傘

          發布時間:2018-07-18 11:01:59 點擊: 字號:【
            金融危機會不會再次到來?無人能下定論,然而從上世紀幾次全球性經濟波動的時間進行推演,危機似乎每8-10年便會如期而至。人們相信,暴風雨來臨之前總有種種預兆,股價飆升、金融市場狂歡,相對應地,消費需求卻在暗中衰退,財富聚集分化,巨大的泡沫掩蓋了產能和流動性過剩郁積的風險。2008年帶給人們的金融災難以及災難前后的所見所行至少讓世界有所覺悟,發現如何避免危機比找到應對危機的方式具有更重要的意義。信用評級成為繞不開的話題。

            根據大公集團董事長關建中在對信用危機的論述,信用消費模式的建立促使以美元與黃金掛鉤的依附于實體經濟發展的布雷頓森林體系走向終結,上世紀70年代初,信用擴張突破貴金屬作為貨幣的限制,主權國家可以自行通過貨幣發行量、利率、匯率等信用手段調控市場信用總規模來滿足生產與消費的需要,人類步入信用經濟發展階段。

            然而以具有世界儲備貨幣發行權的美國為代表的西方國家迫切需要加速信用擴張,滿足追逐更大利潤空間的資本需求,上世紀90年代的美國,大規模金融衍生品進入資本市場,金融創新百花齊放,信用關系快速社會化使債權債務關系融入社會再生產的全過程,再通過壟斷國際話語權的信用評級機構解決信用風險信息不對稱問題,以此構建的全球信用體系以西方發達國家為主體的債務體系和將創造的財富以負債形式輸送給前者的債權體系為兩大基礎,西方發達國家因此走上了依靠高負債維持其繁榮地位的債務經濟發展道路,而其后變本加厲演變形成的虛擬信用需求則更加凸顯出其缺乏現實和未來價值創造能力的信用泡沫特質,可笑的是,大量后來占據融資市場主導地位的深入各領域細部開發的金融衍生品還一度被西方經濟學界奉為金融創新的經典之作。

            回顧危機爆發的全過程,這種缺乏實現和未來財富創造基礎的虛擬信用需求創造所構建起的信用關系具有極大的不確定性,瘋狂的交易數字和繁榮的股市背后是難以填補的經濟空洞,而這一切潛在的風險都被西方評級機構罔顧。

            資本永遠流向最富活力的市場,無論是金融市場體系極為完備的美國還是增長迅速、潛能巨大的中國。當世界經濟格局和產業布局悄然發生轉變,中國不可避免地成為國際資本和產能的聚集地,在過去相當長的歷史時期中,中國經濟始終大踏步前行,同樣經歷著依靠貨幣政策的寬松刺激需求、擴大投資、擴張產能的順周期,出現經濟過熱時中央政府宏觀調控穩增速、控風險,而在細部則必須傾注更大的智慧,把握合適的方式取得供需的平衡。一方面,包括采取央行定向降準等方式保障對實體經濟的供給,全面淘汰落后產能,將活水引向具有潛能的實體經濟企業;另一方面,也必須借助更為科學、公正的評級制衡順周期力量,順應時代發展的需求,對世界經濟治理模式進行深刻變革,以期匹配中國日益顯著的國際影響力和經濟體量。

            美國挑起貿易戰顯著表明,世界經濟發展失衡的狀況經由新興市場經濟體崛起等幾次對原有政治、經濟格局的沖擊變得愈加明顯,全球經濟治理的機制已經遠遠滯后于發展變化的速度,經濟發展成果分配的不公集中表現在信用資源分配的失衡上,兩年之間中美評級機構分別給對方降級正是國際評級話語權之爭的折射,大公積極推動評級創新也在今天反思信用危機本質、改革國際評級體系的關鍵時期被賦予了更大的意義和責任。(文/佟岳)

          有多少人靠时时彩过日
        2. <dl id="evjv1"><ins id="evjv1"></ins></dl>

              1. <output id="evjv1"><ins id="evjv1"></ins></output>
              2. <dl id="evjv1"><ins id="evjv1"></ins></dl>

                    1. <output id="evjv1"><ins id="evjv1"></ins></output>